?
歡迎光臨深圳市卓眾獵頭官網!
人才入庫| 企業登錄| 加入卓眾| 服務熱線:400-867-5882
行業資訊 INDUSTRY NEWS
當前位置: 首頁>行業資訊>最新資訊 最新資訊

從特朗普獲勝看領導力與個人魅力

作者:卓眾獵頭 時間:2016-11-11 點擊:503

  在民主黨和共和黨的較量中,個人領導力的較量是不言而喻。個人領導力到底是什么?有什么樣的素質才能做美國這個國家的首席執行官?令人大跌眼鏡的是,一個沒有從政經驗、滿嘴粗話、生活糜爛的特朗普在共和黨候選人角逐中勝出,并斬獲總統寶座。他滿嘴自吹自擂、前后矛盾的流氓話語,揚言要在美國和墨西哥邊界造高墻,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居然人氣旺盛。特朗普自我塑造的“個人領導力”形象,是不是在嘲笑傳統領導力的那些規條?


  個人領導力是先天的稟賦,還是后天的培養?


  德國的社會學家韋伯把領導力分成“魅力型”和“官僚型”,人類社會在部落階段崇拜的是個人魅力,特征有:勇敢、果斷、高智商、儀表偉岸等等,后來由于法規制度的建設,領導人要在特定的框架下運作,于是理性、經驗更重要。然而,對強有力領導的崇拜已經寫在人類基因譜中,雖然它是非理性的。有時,魅力可以壓倒一切。


  商界和政界的個人領導力或許在抽象的層面上有相同之處,于是毛澤東、曾國藩都上了管理書籍的封面,似乎有了治國平天下的領導力,用在公司治理上,不過是牛刀小試。


  領導素質到底是什么?一位長期執教斯坦福大學商學院的教授杰弗里·菲費爾(Jeffrey Pfeffer)在《信口開河話領導力》(Leadership BS)一書中搜集了各路專家們下的兩百多條定義。有時候在同一篇論述中對個人領導力的定義前后相反,既要果斷,又要有彈性;既要有堅定信念,又能博納眾議;領導是個好管理者,同時又能超出管理架構,具有高屋建瓴的宏觀視野。正反辯證,說了等于沒說。


  據統計,美國每年在個人領導力培訓上花費40億美元,成為一個大產業,其理論和實踐的前提是,領導不是先天的稟賦,而是可以培養出來的,領導的功能主要在帶領團體完成特定工作。所以管理大師講明,卓越的領導者能激發下屬的潛力,使其心甘情愿地效力賣命,而一般的管理者只能提出要求,佐以“胡蘿卜加大棒”的獎懲手段。一位成功的領導人,具備謙虛、真誠、表里如一、可信、無私等等的美德,很少用懲戒的方式來達到目的。


  既然個人領導力是經過學習獲得的,人皆可為堯舜,于是一個團體中,那些能施展影響力、驅使別人辦事的人,雖然沒有頭銜和職權,都是實際的領導。這么一來,公司組織內就注入了一種平等的精神,可以減少一些等級帶來的摩擦。個人領導力培訓兼具“教化”的功能,讓中層員工相信他們的上級領導都具有這些美德。


  個人魅力在領導力中的作用不可低估


  這些“領導術”多屬于紙上談兵。然而對企業而言,領導人的魅力成分,不可低估。領導人是公司人格化的形象,尤其對上市公司而言,明星領導人往往在短期給公司帶來高度的媒體關注,在一個追星的時代,董事會對經常出現在媒體的明星CEO,賦予極高的期望。但是,過分強調個人的魅力,沒有相應的本事,遲早會導致失望。雅虎的首席執行官,金發美女梅耶爾,人格魅力十足,可是一連串燒錢式的收購,不但沒有扭轉乾坤,反而大傷元氣,公司招標出售主要業務時,競標者寥寥,而且出價低得可憐。相比之下,蘋果公司創始人喬布斯的成功不只是靠魅力,他對程序的把控毫不含糊,從收集未來科技的信息、判斷競爭對手、設定目標和遴選團隊、執行計劃,到市場營銷各個步驟,都能面面俱到,最終把蘋果打造成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之一。


  個人領導力培訓是一門技術型的訓練,著重有效聆聽,通過識別對方的性格特征來了解對方,以尋找潛在價值來平衡相互利益。在和學員交流的時候,有人表示對個人領導力概念的困惑,認為學的一套和做的一套有差距,尤其在真誠的原則上,虛假泛濫,領導在爭取和運用權力上,經常是自戀、剛愎自用、不惜背后捅刀的小人。領導力和權力是分不開的。權力的使用就是把自己的意志加在被領導的團隊之上,來完成任務。我的回答是,員工對領導的期望要基于現實,過分地道德化,勢必導致信任的弱化。最好是參考數據和事實,而不是用虛擬的標準來衡量個人領導力。


  政界領導中,最能顯現本事的是如何對應危機。在一個大眾情緒不安的氣氛中,領導如何才能穩住陣腳,轉敗為勝?這次美國大選,要烘托英明領導的出現,首先要有危機,即使沒有危機,也要制造危機,特朗普首先就強調人心恐慌的背景:加州搶擊事件、中東伊斯蘭共和國、佛羅里達的恐怖襲擊等等,言下之意是美國陷于內外交困,所以要有像他那樣強勢的領導人,以獨特的風格來帶領全國走出困境。


  企業領導人也認識到危機是考驗個人領導力的關鍵,要搞好所謂的“危機公關”,就要把外部的注意力轉移到一些可控的因素上,表示信心十足,明天會更美好。公關套話千篇一律,什么危機就是危險和機會之類的陳詞濫調。讀者想知道的不是老總不眠不休,艱苦卓絕,而是從他的談話來反映企業組織的本質和運作產生的后果。在這個關頭,要是問一句“能談談你對‘領導力’的理解嗎?”老總多半不耐煩,暗罵記者弱智,在他承受巨大壓力的情況下,還要問這么一個不著邊際的問題。可是做為媒體人來說,此時此刻不把個人領導力弄清楚,那這塊靈通寶玉有啥用呢?


分享到:
? 天津快乐10分体育彩票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