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光臨深圳市卓眾獵頭官網!
人才入庫| 企業登錄| 加入卓眾| 服務熱線:400-867-5882
行業資訊 INDUSTRY NEWS
當前位置: 首頁>行業資訊>最新資訊 最新資訊

人生別死磕,別把自己搞得太累

作者:卓眾獵頭 時間:2017-09-27 點擊:864

在更小一些的時候,我有一個很大的心理軟肋,雖然要到了最近這些年我才真的覺察到,那就是不太學得會輕松優雅的告別,甚至是會希望用假裝來抵御它對自己內心的入侵的,怎么可以說再見,就再也不見了呢。


后來看到心理學者寫,其實告別也是人在成長中一種修行,畢竟嬰兒到少年,大部分時候只要是走的順當,關系都追求親密而深入,也愿意為此而付出,那是一段完完全全的不計代價的歲月。


而后要在戀情的逝去、在親人的離世里、在人世變幻里的背叛與疏遠里,學會割舍和放下一段關系,直到坦然接受“人生不過是一段無法抵御的洪流”,我們這些渺小的生物們吶,就是不斷地在這單行道上說再見。


一旦接受了這樣的真相之后,我開始對著人來人往的日常釋懷,練習著告別,學會不讓離開這件事把自己擊垮。但更有意思的一點是,我開始留意到那些在茫茫宇宙里,隨著我在這世界來回奔跑,偶然撞上卻一直沒有丟失,即便時空變幻,還能夠接收到彼此暗號的熟悉的陌生人們。


要知道,這些輕飄飄的關系,是多容易被一陣風吹散啊,尤其在到處都在講究關系的經營的今天。我不懷疑,任何一段關系的長久都需要經營,但正是因為這樣,這些像是因為某種磁場的吸引,而牽引著彼此不曾走散的人兒們,才顯得彌足珍貴呀。


有一些人天天見,可是你卻覺得覺得相隔千里,有一些人可能多年未見,但你覺得他們近似促膝。寫下他們,大概也是想說,一種真相,并不妨礙另一種可能的存在。



永福村


為什么喜歡這位同為弗蘭人的小姐姐?可能并不全是因為她復旦加INSEED學霸、硅谷風投牛人、四個娃的超人媽媽這些世俗的標簽,在這兩篇舊文(憶| 永福村 ; 學霸偶像送的歲末驚喜| 禮物)里都有寫過,她像是我的life coach,看她年少時風風火火滿世界跑,不礙于世俗規則,卻能入世地把很多個角色balance的很好。


但最最難得的,是她的少年心氣的保鮮期,我看到過一些人,在一地雞毛的人生階段里自己首先投降放棄了的樣子,但永福村好像并不打算認輸,至少,從零八年初次看她寫的東西到今天,字里行間就能想像得到她眼睛里亮閃閃飛揚的神情,見字如面我是相信的。雖然素未謀面,但從她那里汲取的力量可能很難一下子說的完。


這些年都是我們在這世界來回奔跑的她在這篇文章里(十年了,謝謝)寫到的“雖然我們至今還沒有見過面,可是以文字互相酬答,并且深刻的留在對方的的生命里,這樣的故事真美啊”,嗯,我也覺得,昏暗和沮喪常有,但只要有信和愛,能夠有光不斷照耀,也能在罅隙里看到美,是她教會我的。



簡安


如果回溯回很多年前,可能我進到今天所從事的Marketing這一行,還需要拜她所賜。那時偶然讀到Jane的搜狐博客,她還是個PR人,文風海派喜歡的緊,寫職場也寫得有情有意。在職業教育缺乏的那些年,我追著讀下來,對還在讀政治學的我,這無疑是開啟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嘩,還有這么有趣又有價值的工作呢。后來去美國念傳播學,暑假跑回E公司實習,好像無形中在追隨她的腳步。


水瓶座的她,對待人生,其實是聰明,卻又輕盈的,不怎么喜歡用力過猛,姿態美好頂重要,除了亦舒,估計后來我的職業觀也受到了她的影響,還忍不住的在朋友圈子里給她小說新書打call,儼然一枚小迷妹。


很多年后,在雙井的一個日料館里,我和她終于在一個平淡無奇的場合里相見了,我已經從PR轉向了數字營銷,而她也成為了一個認真寫字的global citizen,我看著她扯白,用軟軟糯糯的語調,哎,果然是我想象中的樣子,一種慵懶的暖意啊。


她現在又在滿世界跑了,從倫敦跑去了柏林,而我們最近一次交談,還是因為都養著相似的狗狗,交流了下柔軟的愛狗心得。但遠遠的看著她,就知道,這世上就有一種姑娘就是可以活的這樣輕盈豐盛無所畏懼啊。



L學弟


時間還要回到十二年前,低我們一級的學弟妹們剛一入學,我就聽說了他的名字。西南重點高中直接保送進來的,帶著無限光環。他果然不負眾望,帶著一股天之驕子的該有的樣子,聽他說話,也有超出同齡小屁孩們的成熟。


那時,我和他并不熟悉,但只覺得,一直叫我師姐的他很有禮貌哎。后來,聽說他開始一邊拿很高的績點,一邊找當時很多小孩想都不敢想的國際咨詢公司實習,還偶然看他在BBS還是哪里連載的心路歷程,他果然推崇的是安迪·格魯夫這般的偏執狂。


那時我還是個自詡的文藝青年呢,最大的自我挑戰無非是逃課讀閑書看演出,而他不一樣,早早地邁入職業化的道路,其實也未必是職業化吧,我猜這對他來說這是讀書考試之外另一種新鮮的攻城略地的巨大成就感。再后來,他一畢業就毫無意外的進入了麥府,成了那被人仰慕的5%。在這之前,我都以為我們是兩個世界越走越遠的人,直到我回國之后。


我剛剛入職E公司,他的公司就在對面的寫字樓,在北京最美好的秋天,我們一起吃了頓飯,我這才發現,他當年可能被想要裝大人所掩蓋的身上的少年氣,我也漸漸理解職業化和邏輯精密的美,人生總會在某個節點發現,有些氣味相似的人總會殊途同歸了。


這以后我們每年大概會約上一頓飯,我忘了問他是不是還記得那些寫下的偏執狂理論,只發現社交媒體上的他,這些年無他,都是在表達對一架架各色型號的飛機如寵物般的溺愛和鑒賞。一個成年累月都在曬這種我們無法理解的大玩具的人,這偏執想想也是蠻可愛了。



小超


我剛進入E公司的時候,小超是隔壁組的SAM,做Corporate PR的他們,常常需要正裝在身,看起來一副人模人樣的樣子。偶爾我們跨組相邀去吃午餐,我總是看他被一幫女生圍著聊的起勁,原來是個婦女之友呀。


在工作上的交集也不多,但看得出來,他的團隊和老板是倚賴他的,后來才知道他是媒體人轉行來的,那時還是菜鳥的我不是不敬佩這樣的人,角色轉換的游刃有余。


在我還在為職業里的各種小事煩惱的時候,他估計已經進入了思考國籍自由的人生階段,突然有一天,發現他在跟大家敘舊告別,聽說他要即將遠赴加拿大去蹲移民監啦。剛從北美回來不久的我是無法理解這樣的孤注一擲的決定的,我應該和他聊了聊北美大陸,以及尚未踏上的加拿大的幾句道聽途說。


自他跑去了大洋彼岸,我們借助社交媒體的交流反倒多了起來,隔著時差時不時來幾句遙遠的慰藉,有些心情有人懂也是難得。


可能遠離舊世界,新世界也給了他更大的空間,他仿佛有了更多時間關照自己的內心,有節制的抒情,四時晨昏,都成為他生活里的璀璨。有時候覺得,看著他,也像是在看到一個模糊的可以與平凡共舞的彼岸,但有可能在曾經的他眼里,哪里都是圍城罷了。



子茗


子茗是那種一看就從小過得很富足的小姑娘,對外經貿畢業的她,該有的圓融和專業都有,但也有射手座那種大大咧咧的勁頭。和她相識在一位在美國時的同學組的局上,第一眼看過去,哎呀,富家女應該很難接近吧。但一下子,就被她的月牙般的笑顏所感染了。


后來還介紹她去E公司實習過,她頂著個腫腫的臉對我說,“哎呀,思思姐,我的瘦臉針沒打好反應太猛烈成了豬頭了”。這種自黑和坦蕩,估計也就服射手座了。


雖然最后她還是沒進PR圈,混了會金融又兜兜轉轉去做了獵頭,突然有天就約我,自己要跑去美國康奈爾讀書了。我和她見過不多的次數里,聽到她說起來人生變幻、各種選擇,都仿佛是吃飯般的日常,她笑得自在,仿佛沒有什么可以阻擋。


去年冬天見到她,她有了個香港的小哥哥,笑的甜蜜,個中選擇糾結并不是沒有,但她想的開拎得清,這樣的姑娘,不論在哪里,應該都是可以自己給自己找幸福感的人了。


分享到:
? 天津快乐10分体育彩票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