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光臨深圳市卓眾獵頭官網!
人才入庫| 企業登錄| 加入卓眾| 服務熱線:400-867-5882
行業資訊 INDUSTRY NEWS
當前位置: 首頁>行業資訊 行業資訊

獵頭們“躺著賺錢”的時代結束了

作者:界面新聞 時間:2016-12-30 點擊:535

  在成為獵頭顧問之前,林蓓是一位在日本工作的硬件工程師。


  本科畢業后去了日本、待了三年半回國的林蓓用“父母擔心自己的婚姻大事”來解釋她的歸來。“雖然(回國)那么多年也沒有解決。”調侃完自己后,她給出一個更嚴肅的回答,回國是因為之前的工作沒有晉升空間,只能做重復性單一性的非核心工作,自己的職業技能得不到提高。


  2010年,林蓓來到上海。她把自己的簡歷交給了一家日資獵頭公司,拜托對方幫忙物色工作機會,卻被對方說服進入這家公司當獵頭顧問。每天早8點半上班,上午不停地找簡歷打電話,下午面試候選人、約明后天的面試時間,傍晚開始寫面試總結報告,晚上10點左右到家是家常便飯。林蓓承認,剛入行的時光真辛苦。


  工作的前三個月,林蓓的業績是零,差點就被公司的日本老板炒掉了,但她的經理堅持認為她是做獵頭的料,留住了她。翌年,林蓓成了公司北京和上海兩地業績最好的獵頭顧問,“我也不知道他當時哪來的信心,還好沒讓他失望”。


  事后回想起來,林蓓應該慶幸自己趕上了獵頭行業的東風,這給她減少了不少新手壓力。2008年金融危機并未減弱中國經濟發展的動力,各類企業的人才需求井噴直接導致了獵頭行業的蓬勃發展,吸引了許多毫無行業經驗的年輕人。


  2008年從重慶大學畢業的聶勇鋼就是其中之一。管理學出身的他曾考過公務員(未考上)、在國企待過短暫的一段時間,覺得工作實在太枯燥只身來到上海,從房屋中介和獵頭顧問兩個工作機會中選擇了后者,因為覺得“買賣人才的技術含量可能會比買賣房屋的技術含量要高”。


  同樣沒有任何資源和積累的他也是從每天打coldcall(向潛在客戶打陌生電話)開始的,“要去挖一些行業,當時都不知道名字,只知道我需要找這家公司的總經理,去百度上搜看看能不能搜到名字,搜不到就要想辦法繞過前臺去跟總經理直接溝通”。有時候他也得耍耍小聰明,比如假裝自己是某媒體的記者。


  聶勇鋼說,彼時的獵頭行業主要服務于外企——包括很多汽車品牌在內的制造業公司、大型快消品公司、服裝公司。2009年,他基于業內觀察做了認真思考,覺得單純服務外企對中國獵頭來說缺了點成就感:“基本最多只能做到總監這個級別了,要做總經理、總裁這個位置不太可能,因為這些崗位都是在海外總部敲定了的,到了我們這邊就很難做到真正高級別的崗位了。獵頭總歸要做最上面的部分才叫獵頭嘛,老是‘獵腰’或者‘獵腳’的話可能意義就不大。”


  于是從2009年8月開始,他專注于服務以民營企業為主導的房地產行業。事實證明了他有“先見之明”:從2009年到2011年,整個中國房地產市場非常繁華,這直接導致了房地產企業自身的招聘和人才培養渠道無法滿足人才需求,帶來了地產獵頭市場的興盛。


  而今,林蓓和聶勇鋼都發現,使用獵頭服務的企業當中,中國本土企業的需求已經趕上了外企。聶勇鋼感覺到,民營企業對獵頭的需求增速遠遠高于外企對獵頭的需求增速。林蓓則說,現在本土企業都開始意識到人才的關鍵性了,“特別是中高層的人才,你找對了人,可能對整個公司都有決定性影響,他們會愿意為這樣的人才去花大價錢”。甚至,不乏委托獵頭為自己搭建團隊的創業公司。


  他們觀察到的另外一個變化是,獵頭顧問“躺著就能賺錢”的時代結束了。


  因為自己的硬件工程師背景,林蓓在跳槽去了另外一家獵頭公司后專注于制造業。隨著近兩年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制造業公司開放的招聘崗位變得很少,要為這些崗位找到合適的候選人需要動用自己所有的資源渠道,而找到的人也不一定能讓HR滿意。


  聶勇鋼發現,從2014年到2015年,很多小型的、沒有核心競爭力的獵頭公司已經撐不下去了,很多獵頭顧問紛紛轉行進入企業當HR。林蓓覺得,這也直接拉高了獵頭顧問的工作難度。“有些HR直接跟你說,‘市面上那些招聘網站你就不要找了,基本上我們自己已經挖得差不多了’,他需要你去他找不到的渠道深挖。”聶勇鋼說。


  在聶勇鋼看來,這樣的變化并不意味著企業對獵頭的服務需求在下降,而是對獵頭顧問的要求在提高:“當經濟在下行的時候,可能需要特別強的人才才可能幫企業盈利,這個時候對獵頭的要求就很高了,你要幫企業找到這種人。其實經濟不管好壞對高端人才的需求是剛性的,只是說在供給端會有一些不一樣。”


  對獵頭行業要求的提升也反映在獵頭顧問平均年齡的回升上。據聶勇鋼估計,2000年左右獵頭顧問的平均年齡為35歲;到了2006年至2010年期間因為大量應屆畢業生入行將平均年齡降至28歲;如今則又回升到30歲以上。


  北京某獵頭公司的獵頭高級顧問胥朝瑜就覺得,自己多年的工作經驗為他在獵頭行業的工作提供了諸多便利。


  胥朝瑜2016年才進入獵頭行業,以前在企業做人力資源總經理。2015年,他剛滿45歲,感受到職業經理人的“中年職場危機”后,他將目光投向了獵頭行業。“這能發揮我人力資源管理、口才、銷售方面的特長優勢,而且這個工作可以持久,在國外優秀的獵頭都可以做到65歲甚至70歲,能夠為更多的人才和企業服務。而且如果做得好的話,收入可能和職業經理人相比有比較大的增長。”


  胥朝瑜專注于金融和制造業領域。前者得益于他廣泛的高校校友資源,后者則得益于他在制造行業的多年工作閱歷。他表示,今年下來無論是候選人還是客戶都非常認可他的表現,入職兩個月之內他就成功開發了三個大客戶。比如,他為深圳平安銀行物色到的候選人是他在北京找到的,這個職位同時有許多其他獵頭公司在操作,但都沒法找到能夠與之匹配的候選人。


  對林蓓來說,2016是充滿變動和折騰的一年。她曾想過去甲方工作會不會壓力小一些,于是跳到了一家本土金融公司做HR。在工作了5個月、發現“做事之前先做人”的工作模式不是自己喜歡的,隨后又回到了獵頭行業,并開始細細規劃起自己在這個行業的下一步應該怎么走。“獵頭的要求越來越高,我們作為獵頭顧問就必須為了職業發展要找一個合適的平臺。我考量平臺的標準是,它在這個行業當中有一定的知名度,或者有這樣的實力。另外一點是,你跟的團隊做的方向是不是你感興趣的,或者是不是有發展前景的。”


  在這段探索期,她接觸到了科技制造業,發現這個新興行業因為掌握了前瞻技術而吸引了非常多的優秀人才,包括不少她在做制造業獵頭時結識的傳統行業人才。


  這與“互聯網+”在中國的蓬勃發展有關。2016年5月23日,國家發展改革委、科技部、工業和信息化部、中央網信辦等四部委共同發布了《“互聯網+”人工智能三年行動實施方案》。根據該份方案,到2018年,人工智能市場應用規模將達千億級。這份方案還提出了培育發展人工智能新興產業等三個方面內容,重點推進智能家居、智能汽車研發與產業化、智能無人系統、智能可穿戴設備、智能機器人研發與應用等9大工程。


  領英的2015年全球最熱門職場技能榜單也反映了這一趨勢。由移動互聯網及物聯網高速發展帶來的網絡安全需求,以及各企業數據量幾何級增長帶來信息安全標準的提高,使網絡與信息安全成為2015年中國企業最為重視的人才技能,排在了所有職業技能的第一位。除此之外,云和分布式計算、各種數據分析技能、虛擬技術、網絡軟件等互聯網科技相關技能也都排在前列。


  林蓓十分看好這些領域,因為她看到了近年來被不斷唱衰的傳統制造業轉型的可能性。“你會發現未來有更多的人才轉到這個方面來,包括智慧城市、智能家居、物聯網、車聯網,都是這一塊,就是把網絡和具體的東西聯系起來。你會發現很多以前傳統行業的人慢慢進入新興行業的優秀公司,他們把自己原來的技術去跟新的技術融合。”


  她舉了現在正被熱議的某家共享單車為例。盡管這是一家互聯網公司,但因為自主研發公共自行車的關系它同樣需要一些以前實體行業的傳統崗位。作為一位長期深耕傳統制造業的獵頭顧問,林蓓認為這是她的新機會。


  這也是為什么她在兩個月前跳槽進入現在這家獵頭公司的原因——當時公司剛剛組建專門負責科技制造業的團隊,團隊主管只比她早進入公司兩周。林蓓承認,她還沒有十分了解這個行業的發展現狀,需要不斷學習。她的竅門,就是多和候選人聊天,去了解行業現狀如何、候選人所在公司在行業中的地位和競爭對手、薪資競爭度等等,“如果碰到一個比較愿意分享的候選人的話,就可以從一個候選人身上得到很多信息”。事實上她發現,愿意分享的候選人比她預想得甚至更多。“理工科背景的人會覺得我們不懂,他會覺得我了解這個,我給你講講啊,他就特別有滿足感。”林蓓笑稱自己通過這種方法“偷師”學了很多東西。


  她今年做過的一個招聘案例就是從候選人那里聊出來的:一家大型消費類電子公司招聘一位精通英語的手機芯片開發人才,這個職位開放了一兩年的時間,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候選人。林蓓打電話給一位曾經面試過這個職位的人聊天,了解到目前這一領域的人才都在海外,而國內企業的人才又無法達到英語要求,建議她去聯系外資芯片公司。在明確找人方向后,林蓓順利地物色到了合適的候選人,并為公司成功推薦了人才。


  入行近8年半,雖然剛開始工作時的無措感早已消失殆盡,但聶勇鋼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完全能夠做到胸有成竹游刃有余,他說:“因為市場一直在變,其實我們的客戶有些時候也是懵的,不知道過去的盈利模式是否能持續到未來。所以這個時候你對市場要存在敬畏的心態,要不斷去學習它,了解它,很難真正自由地操控它。”


  至少就房地產行業而言,聶勇鋼看到了明顯的人才需求新趨勢,他說:“以前中國房地產公司有3萬家,可能未來5到10年只會有3000家,甚至更少。以前是快魚吃慢魚,就是你企業經營得很高效,拿地就開盤,這樣的企業勝出得很快,能賺到更多的錢。但現在更多是大魚吃小魚,我們稱之為‘春秋’到‘戰國’。‘戰國’就是不斷地并購,所以你會發現投資并購的人才很缺,反倒工程和設計人才沒以前那么缺了。從2011年到2014年工程和設計人才是最缺的,因為大家都在趕工期搶時間,現在更多的是我怎么去把資產做大。”除此以外,房地產行業對接金融業務也是一個新的發展趨勢。


  胥朝瑜則觀察到,金融行業越來越強調創新,區塊鏈和資產證券化是當下中國金融行業最熱門的崗位方向。


  獵頭們還注意到的一個趨勢是,中國企業對海外人才的需求越來越旺盛了。百度、阿里巴巴、騰訊等重量級中國互聯網公司已經將海外招聘放到了人才體系建設中的重要位置。阿里實施了數據技術(DataTechnology)戰略,從美國引進了數名人工智能和大數據領域的頂級科學家;百度相繼成立百度硅谷實驗室和“百度大腦”團隊,都以硅谷的高級技術人才為基礎;騰訊在全球范圍內招聘產品崗培訓生。即使是一些創業公司,也迫切需要海外人才引進最先進的技術和理念。


  職場社交平臺領英就注意到了這個趨勢,于2015年針對中國企業推出“海外征才解決方案”。“中國企業從2008年至2009年開始進行海外人才招聘,但之前都是通過人脈方式小規模進行的,比如說你有一個同學或朋友在國外學習工作過,你幫我推薦一下,去找校友會什么的問一問。”領英海外招聘團隊負責人、領英解決方案服務總監王歡說,“但從2014年領英進入中國之后,我們其實是給中國企業打開了接觸全球人才的大門。”


  據王歡介紹,領英“海外征才解決方案”為中國企業客戶提供三大價值:通過領英平臺的大數據為企業提供海外戰略發展咨詢、人才數據分析、人才地圖、人才戰略及決策咨詢;通過領英工具幫助企業實現海外人才獲取,搭建海外人才庫;幫助企業建立全球化雇主品牌,提升中國企業的全球影響力。


  11月,領英先后在硅谷和紐約各舉辦了一場北美招聘會,分別針對大數據、人工智能、VR/AR、智能汽車研發等領域的高端技術人才及金融投資領域人才。參會的中國企業包括百度、滴滴出行、樂視、美的、網易、攜程、普惠金融、泰康資產、陽光保險集團等。王歡告訴界面新聞,除了科技和金融這兩個需求比較集中的領域以外,領英也注意到了在地產、文化創意產業、建筑、高科技制造等行業對海外人才的旺盛需求。她預計在2017年,中國企業對海外人才的需求將呈現爆發式增長。


  與獵頭顧問們手頭掌握的資源相比,領英確實具備獨一無二的優勢。林蓓就覺得現在她能接觸到海外人才的渠道還比較少,“只能在領英上找,但這就完全要看對方的意愿,很被動。”


  但聶勇鋼淡定地認為,諸如領英、獵聘這樣的社交平臺雖然會對獵頭行業帶來沖擊,卻不會在根本上取代獵頭:“社交渠道可以去中間化,但不能去中介化,這個活一定要有中介介入。比如說后期關系的協調,匹配度的把握,有些話候選人跟客戶之間不一定會直接講,如果有一個中介在中間協調,雙方的信息會更透明。”


  聶勇鋼用“柳暗花明”這個詞形容了自己在2016年的最大感受。他與前上司聯合創辦的獵頭公司索樂咨詢已經走到了第5個年頭,公司在這一年中經歷了人事動蕩,但順利挺過了危機,又因采用了扁平化的獨立顧問業務模式讓管理變得更加高效。


  他回憶起2011年手下的一位顧問在跳槽去阿里巴巴總部當HR時對他說的一句話:“我覺得我離馬云更近了一些。”當時那句話給他帶來的震動非同小可,但他還是堅持留在了獵頭行業,因為覺得自己還是更喜歡每天與不同的人打交道,擁有對客戶說不的權利。


  在那之后,他就沒有再躊躇或后悔過。


  對于這個行業的未來,他充滿信心:“中國企業高速繁榮要持續下去不太現實,中國經濟一定會趨于平緩。趨于平緩之后對人才的要求就一定會提高。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幫助企業創造利潤的,那這種高端人才就會慢慢變成稀缺品。稀缺品就需要獵頭去幫忙挖掘。”


  對于林蓓來說,2016年標志著一個新的開始。她曾有過是否要轉行的彷徨期,而這一年的經歷幫她重新定位了自己,意識到在這個行業她還有繼續學習進步的空間。她心目中的理想狀態是:“經過一段時間積累后,這個領域的候選人要換工作時會有人告訴他們,‘我認識一個比較好的獵頭,你可以找她’。這個領域的人都知道我。”


  短暫地離開獵頭行業后,她愈發感到只有在這個行業里才能獲得她想要的成就感。林蓓記得自己曾打過交道的一位候選人,接起電話沒說兩句就不耐煩地表示已經有好多獵頭給自己打過電話了,但她堅持繼續與那位資質非常優秀的候選人溝通。聊完后,對方告訴她,我覺得你還是蠻專業的,哪怕我不看這個工作機會我也會想把我的簡歷給你,以后如果有機會的話還可以合作。這種專業度被肯定的感覺讓林蓓很自豪。


  “另外一方面,你幫他們介紹成功一份工作的時候,他們其實是很感激你的,相當于你幫他們在整個職業生涯中往前走了一步。”她想了想,說這種感覺也蠻好。


  林蓓覺得獵頭行業將在不遠的未來向咨詢行業靠攏——如果一位獵頭顧問能夠深耕某一領域,與行業中的資深人士保持交流,將會對這個行業了解地非常透徹,這為他給客戶做行業咨詢提供了可能。


  “比方說一個客戶想招人,他有這樣的想法但沒有明確的目標,你可以去給他一個方向:目前行業的局勢是怎樣的、你要找的人在目前這個行業是否存在、如果有的話要提供什么條件才能吸引到對方、沒有的話要降低哪些要求。相對來講這就對獵頭顧問的要求比較高,不再是單純地檢索候選人,打coldcall了。”林蓓說。


  不過這只是她對職業前景的美好設想,要達到這個目標,還需要腳踏實地一步步前行。“先完成業績吧,KPI才是生產力。”她笑著說。


  (應被訪者要求,文中部分人名為化名)


分享到:
? 天津快乐10分体育彩票开奖结果查询